当前位置: 红尘小说> 都市言情> 不说Yes的新娘> 第十章

第十章

书名:不说Yes的新娘| 作者:安琪| 本书类别:都市言情

    “恩恩!”

    穆-进了门,直接走向落地窗门敞开的阳台。

    “穆大哥!”乔恩恩起身迎接他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要上班吗?怎么有空过来。”她比了个手势,请他在她对面的藤编休闲椅里坐下。

    “刚拿到买给你的结婚首饰,所以立刻跷班,迫不及待想拿来给你看。”他从西装外套口袋取出一只精巧的扁平珠宝盒,打开之後,里面是一组由钻石与珍珠镶嵌而成的首饰。不管项链、耳环或是手链,都镶有璀璨耀眼的纯白钻石和浑圆光润的金色珍珠。

    “送给你,当作结婚礼物。”穆-含笑著嘴角噙著宠溺的柔情。虽然明知乔恩恩爱的人不是他,但只要有一丝机会,他都不愿放过。因此一听到乔恩恩答应他的求婚,便欢喜的准备婚礼,他有自信能让乔恩恩爱上他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!”乔恩恩嘴里惊叹著,眼中却没有得到礼物的欣喜,彷佛她现在欣赏的,不是属於她的结婚礼物,而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太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依价钱估算,这组首饰少说也有好几百万,隆重的婚礼已花费他不少钱,她不想再让他为她花费太多金钱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,那套钻饰是他从苏富比拍卖会上标来的,是以前英国某贵族夫人佩戴过的名贵珠宝,起标价至少千万。

    “这是结婚礼物,贵一点也是应该的。”穆-缓缓搂近她的肩,忘情地想索讨一个吻。

    乔恩恩看见逐渐朝自己靠来的穆-,一时慌张,下意识地将他推开,假装忙碌地转来走去。“谢谢你的礼物,我得赶快把它收好。对了!你要不要喝红茶?我们来喝下午茶吧!周太太……周太大做的椰汁软糕很好吃喔!”

    她胡乱端起桌上的红茶递给他,慌乱使她双手不断颤抖,高级的英国骨瓷茶杯和小茶盘互相撞击,发出喀喀喀的声响。

    穆-被拒,确实感到有点难过,但见她吓成这样,活像他随时会扑上前侵犯她的样子,也未免太好笑了!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穆大哥……”乔恩恩不知所措地望著他,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再偷吻你,你别吓成这样。”他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乔恩恩低下头,愧疚地道歉。“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,等我们结婚之後,我应该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穆-也不想操之过急,反而把她吓跑。

    平常对那些玩玩的女人,他向来讲求速战速决,但是对於喜欢的女人,他可会很有耐性地慢慢熬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想要的已不是性,而是更深一层的情感与心灵的交流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——”“喝下午茶吧!你看窗外天气多好。”穆-望向窗外,眯眼享受迎面的微风。

    “真的耶。”

    外头的风吹得好舒服,天气暖暖的,不冷也不热,难得有这样的好天气。她坐了那么久,怎么完全没发现?

    穆-眺望乔家日式庭园的美景,冷不妨发现一道身影,站立在一株枝干低垂的五叶松树下。

    那是——老大?!

    因为阴影正好遮住他高大的身影,所以必须很仔细观察才能看见。

    穆-心中不由得产生疑窦,他好好的不在公司上班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?

    依老大仰头往上望的角度,应该是盯著这里看。难道他是来看他的?

    不!当然不是。他失笑。

    不是他,那么就是——恩恩?!

    他心中猛然一惊。难道老大他——喜欢恩恩?!

    再仔细回想,打从恩恩回国——不!甚至更早之前,老大对恩恩的态度就很奇怪。

    私下明明极为关心她,-两人会面时,却又摆出——张生人勿近的扑克脸孔。

    老天!原来如此!

    穆-想通这个道理,用力一拍额头。

    难怪他说要娶恩恩时,老大一副想杀了他填海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最近老大所有阴阳怪气的行为,都获得合理的解释了。

    这个闷葫芦到底以为他在做什么?既然喜欢就坦白说喜欢,大不了他们来个公平竞争,为何闷不吭声地偷偷躲著暗恋她?这样就算他如愿娶到恩恩,也会觉得自己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像为了试探什么,他故意起身说:“我临时想起还有急事,得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噢,那你去忙吧!”乔恩恩本来想起身送他,但穆-直说不用了,很快地打开房门离去。

    果然他走後没多久,严钲就来到乔恩恩的卧房。

    “喜欢他送你的珠宝吗?”严钲一开口就是抑制不了的酸气。“听说他从苏富比拍卖会买了一套价值五十万美元的首饰送给你,他如此宠爱你,你一定很高兴嫁得这么一个好丈夫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得感谢你,不是吗?”乔恩恩淡淡地讽刺。

    她早已学会将苦涩藏在心底。原来面无表情,并不是如此困难的事!

    “你真想嫁给他?那你爱他吗?”反倒是严钲隐藏不住自己的情绪,刚硬的脸上清清楚楚写著痛苦。

    无论他如何说服自己,还是无法坦然接受,她即将成为穆-妻子的事实!

    原以为,他能冷静接受她成为他人妻子的事实,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,自己根本做不到!

    无论是允或其他男人,他都无法忍受她成为别人的!

    然而婚礼早已如火如荼地筹办著,到了这个时候,他还能说些什么?还能做些什么来阻止她嫁给允?

    不!离婚礼之日,只剩下不到一个礼拜了,这时候似乎不管做什么,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但他实在舍不下她呀!刚才在庭院里窥见穆-想吻她,那时他真有个冲动,想冲上楼来打断他的牙。

    幸好她躲开了,那时他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恩恩……”她的黑发在明亮阳光的映照下,闪耀著丝缎般的光泽,他忍不住伸手抚摸它柔顺的质感。

    他的手一碰到她的发,她立即敏感地颤抖了一下,不过随即推开椅子仓卒地站起,躲到离他最远的角落。

    她真气自己,为何还会受他影响!他根本不在乎她不是吗?她为何无法像他一样,冷心绝情;她为何学不会,把自己的感情收回来?

    “恩恩——”严钲迟疑片刻,挣扎地朝她伸出手。他决定向她坦白自己真正的心意!“你听我说,其实我并非……其实我对你也——”

    乔恩恩以为他只是想说些漂亮的表面话,因此没等他把话说完,便尖锐地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请你不要再说了!”她激动地大喊,泪水还是无法克制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恩恩……”严钲为她的眼泪感到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拜托你最後一件事吗?”她迅速擦掉眼泪,吸吸鼻子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什么事,你说。”他眼睛二兄,以为足以扭转她最後决定的机会降临了。

    “请你在婚礼之前,暂时不要出现在我面前。可以吗?”她不想每见他一回,就伤心落泪一次。

    严钲脸上错愕的表情,像被人迎面揍了一拳似的。

    他闭上晦暗的双眼,痛苦地沉声道:“可以。就如你所愿,至少在婚礼之前,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迈著沉重的步伐,走出她的房间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後,乔恩恩早已忍不住哭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穆-和乔恩恩的大喜之日,恰巧是农民历上的好日子,很多婚丧喜庆都挤在这一天举行。尤其是结婚的人——

    据说大大小小的饭店、餐厅几乎全被婚宴排满了,没有在一个月前提前预约,根本订不到。

    幸好穆-早就包下某间知名饭店最大的宴会厅,当结婚礼堂及喜宴的场所,否则上千名宾客可要端著碗筷,蹲在路边吃大餐了。

    穆-有群极为能干的部属,早已替他将一切打点得妥妥贴贴,因此结婚当天,他反而是最闲的人。

    他看看宴会厅没他的事了,便走向後头的新娘休息室,想先去看看新娘。

    婚礼的时间快到了,恩恩应该很紧张吧!

    他打开门正欲进入休息室,忽然自眼角的余光瞄到,有道高大却狼狈的身影,隐藏在转角处。

    他来了!

    穆-知道,那是严钲。他终究还是来了!

    早就猜到,他一定舍不下恩恩——他也该做出正确的抉择了……

    穆-假装没看见他,迳自走进新娘休息室,不过却刻意没带上门,让门外的人能够清楚地看见,或是听见房间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已经化妆完毕,独自坐在沙发上等候吉时的乔恩恩,听到开门声,她立即惊喜地抬起头,但在看见穆-的那一刻,眼中期待的火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穆大哥。”

    乔恩恩挤出一抹礼貌的浅淡微笑,朝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在等谁吗?”他假意问道,眼中有著心伤与痛苦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!”乔恩恩垂下脑袋用力摇头,更显得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他们怎么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他在她身旁坐下,假装不经意地贴近她的身体,乔恩恩立刻直觉反应地往旁边挪开。

    穆-垂下眼,掩饰心头受伤的感觉,向来挂著潇洒笑容的嘴角,如今仅剩苦涩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去忙了,我要他们别特地留下来陪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五行集团经营范围广阔,商场上往来的客户、朋友自然也多,大家忙著招待客人都来不及了,难道还要他们留下来陪她这个无所事事的人不成?

    “是吗?没关系,我来陪你,你就不会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穆-此刻的笑容竟让乔恩恩觉得有点讨厌,好像隐含著某些色情涵义,让人瞧了就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自己在这里就好,你去帮忙招呼宾客吧。”她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急。恩恩,你今天真的好漂亮!”

    他的手不著痕迹地,慢慢往她的腰间溜去。

    乔恩恩再次往旁边闪,偏偏已到了沙发的最边缘,她想躲也没地方躲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我觉得你好像很见外,我们都快是夫妻了,怎么每回我一碰你,你就抖个不停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趁著婚礼之前,让我们好好熟悉熟悉吧!”穆-突然翻过身,将她整个人压进沙发里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乔恩恩下意识地扬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嘘!安静一点,我们都快是夫妻了,你不必怕羞,让我们先找点乐子……”穆-故意伸出舌头,欲舔吻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要!我不要!求你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乔恩恩一边尖叫,一边闪躲他的强吻。

    “救命——”她一慌张,竟然喊起救命。“救我!严钲,救我——”

    她下意识喊出的名字,更令穆-感到心痛,他抿起唇,更加坚定地剥起她的衣服,像在执行某件任务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求你不要——啊!”

    乔恩恩被吓哭了,正打算誓死捍卫自己身上的衣物时,忽然身上的重量一轻,接著她看见穆-飞了出去,又忍不住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恩恩!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严钲像列火车头般朝她直冲过来,将她从沙发里拉起,仔细检查她的衣著。她身上的衣物大致完整,只有头发有点凌乱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!你——别离开我!”看见他来救她,乔恩恩好高兴,抓紧他的衣服,再也下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你。”严钲凝视著她,柔声补充一句:“再也不会!”

    “呸!”穆-从地上爬起来,侧头吐去口中的鲜血。

    严钲这家伙的拳头还是一样硬,而且打起人来毫不留情,他险些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眼神黯淡地凝视相拥的两人,故意用讽刺的语气问:“你这是做什么?抢婚吗?你要知道,再过半个钟头,恩恩就是我的妻子了,届时我想对她做什么,都是我的自由,你干涉不著。”

    “恩恩不会成为你的妻子!”严钲瞪著他,肯定地回答。

    原以为穆-会好好对待她,所以他才忍著心痛,将她交给他,怎知他根本是匹无耻的大色狼,人都还没跨进结婚礼堂,就妄想非礼恩恩——他真该死!怎么会糊涂到把恩恩交给这种人呢?

    幸好,现在一切还来得及,他还有机会弥补错误!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!我不会将恩恩交给你的,现在不会,将来不会,以後也永远都不会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穆-笑得猖狂。“外头上千名宾客,可都是冲著乔家和五行集团的联姻而来的,你不把恩恩嫁给我,要如何向外头那些人交代?”

    “这我自有主张,不劳你费心!”严钲冷冷地瞪著他,指向大门。“现在,你最好马上给我离开这里,免得我忍不住又想揍人!”

    “出去就出去,谁在乎?哼!我要出去等著,看你等会儿要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!”

    穆-撂下狠话,随即开门离去。

    关上门後,他停住脚步,回头望著紧闭的门扉,脸上痞子似的嘴脸陡然转变,取而代之的是痛楚与不舍。

    “恩恩,我所能为你做的,就只有这些了,希望这么做,真的能帮助你得到你期望的幸福。祝福你了!”

    原来,穆-算准了严钲一定会听到他们的谈话,才故意轻薄乔恩恩,好让他进来英雄救美,也算是推他一把,让他有勇气踏进这扇门。

    虽然代价是失去心爱的女人,不过与其看见她言不由衷的笑容,倒不如让她真心地快乐一生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他抚著乌青一大片的下巴,忍著痛楚连声呻吟。

    只是他的牺牲太大,可怜了这张英俊的面孔。

    看来今天是无法参加严钲和恩恩的婚礼了!不过那正好,他乐得逃开令他心碎的景象。

    他脱下西装外套勾在指间,步履踉舱地跨下阶梯,避开众人,悄悄从後门离去

    “严钲……”

    乔恩恩埋在严钲胸前,泪水哗啦啦地猛流。

    她放肆地哭泣,像要把这阵子所受的委屈和刚才的惊吓全给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而严钲只是抱著他,任由她哭个痛快。不知过了多久,乔恩恩的号啕大哭转为断断续续的啜泣,严钲才心疼地开口安抚:“好了!别哭了……恩恩,瞧你把妆都哭花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穆大哥他……变得好可怕!呜……把我吓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!我替你打了他,别再哭了。嗯?”严钲捧起她的脸,粗砺的拇指擦去她脸庞的泪水。

    他欣赏的黑眸,来回梭巡她,忍不住赞美道:“你好漂亮!”

    据他所知,她身上的礼服是纪梦棠亲手设计的,她实在是服装设计的高手,这件米色丝缎制成,低领、高腰的款式,完全凸显出她丰腴的酥胸和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 迤长的精致手工蕾丝下摆,缀有顶级的奥地利水晶钻,头上戴著一顶由碎钻镶成的小后冠,长长的婚纱和裙摆的蕾丝相同。

    “你是世上最美丽的新娘。”他贪婪的眼,几乎离不开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新娘?啊!糟了,穆大哥走了,等会儿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提起新娘,乔恩恩才想起新郎被严钲打跑了,这下婚礼要开天窗了,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嫁给那色胚?”提起他,严钲还是觉得生气。

    “可是马上就要举行婚礼,宾客都已经来了,要怎么向大家解释婚礼取消?”乔恩恩担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婚礼不取消,照常举行!”严钲斩钉截铁地宣布。

    “不取消?可是没有新郎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新郎?”严钲爱怜地低头望著她,眼中满溢著柔情。“最适当的人选就在你眼前!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乔恩恩小姐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望著他。

    是她受到太大刺激,神经错乱了?还是他真的向她求婚了?

    “你不愿嫁给我?”她的怔忡让严钲误以为她正在迟疑,立即著急地说:“恩恩!我知道我做错很多事,最离谱的错误,就是将你推入别的男人怀中。

    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,但我顽固地欺骗自己,绝不会对你动情,结果好不容易能得到的幸福,就这么硬生生地被我推开。

    当你宣布嫁给允的那一刻,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吗?虽然那全是我咎由自取,但我没有一夜不是怀著悔恨的心入眠。我还私下期盼,你会在婚礼之前改变心意,不嫁给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……”因为感动而泪流满面的乔恩恩,哽咽地摇头。“我确实很想反悔,但是穆大哥对我很好,我不忍心伤害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当初你说爱我时,是我自己将你推开,如今要我把你追回,我……挣扎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幸亏他一直躲在暗处注意她,才会发现穆-企图对她不轨,他才有勇气来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浪费了好多时间,将来我们一定不要再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无法想像,永远失去他的日子该怎么过。

    “是的!这段日子,我就好像身在地狱,没有一天不痛苦。都怪我太高傲、太愚蠢,是我不懂——”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,就别再提起了!我们该好好把握当下,珍惜眼前的幸福。”乔恩恩掩住他的嘴,不让他再提起那些不愉快的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钲顺势亲吻她的手心,还忘情地轻舔。

    乔恩恩红著脸,娇瞠地嚷道:“钲!”

    “你好美!我真想吻你……”严钲捧著她的下巴,缓缓低下头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四唇即将相接时,休息室的门突然被人由外踹——呃,力道梢大地推开,接著袁祖烨迈著长腿大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婚礼已经开始了,你们还窝在这里做什么?让满厅的宾客枯等,不嫌太大牌了点?”

    袁祖烨的话说得莫名其妙的,他们一时没听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袁大哥,你知道吗?我……我不嫁给穆大哥了!我们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否则你以为我在叫谁上礼堂?”袁祖烨不耐地摆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怎么会?严钲感到非常诧异。

    “允已经打电话通知我们了,幸好老大和允都是五行集团的成员,只是新郎阵前换将而已,对宾客还不至於造成太大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允他——”

    严钲这会儿静下心来一想,穆-虽然风流,但绝不是下流的人,他的转变太过突然,根本是故意激他出来解救恩恩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方才被他狠狠揍了一拳的允,才是他们的大媒人?

    严钲顿时潸然汗下,对他深感愧疚不已。

    兄弟二十余载,他竟察觉不出他是为了成全他们,才故意演出这场戏。

    “我们误会穆大哥了,怎么办?”想到他为了成全他们,竟如此用心良苦,乔恩恩更感内疚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!我会为了打他这件事,郑重向他道歉。至於姻缘——这是强求不来的,我想将来总会有真正属於他的新娘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这么一安慰,乔恩恩才觉得舒坦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还要聊多久?”袁祖烨差点没打呵欠表明他的无聊。“宾客们都饿得肚子呱呱乱叫了,你们不能等到晚上再好好地互诉情衷吗?”

    严钲亲吻乔恩恩的脸颊,柔声道:“我先出去向大家说明所有的情况,并让化妆师进来帮你补点妆,然後婚礼马上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!”严钲又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我也爱你。”乔恩恩红著脸,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够了!别再卿卿我我了,快呀——”

    袁祖烨终於发飘,不管三七二十一,推著严钲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再不去,宾客就要走光光啦!

    唉!希望等会儿那些宾客知道新郎临时换人,还吃得下才好。

    【全书完】

    编注:欲知穆-的爱情故事,敬请期待安琪最新力作。